當前位置: 首頁>踏歌尋夢

傘影

文章來源: 《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報》第338期 作者: 17智能産品開發2班 莫小白 圖片來源: 報社: 2019-07-08
    增大字體減小字體字體大小
  • 打印此文
  • 關閉此文

古有奇傘,傘內有人言鬼,有人謂仙,名傘影。或見其怨之,或見而悅之。怨之者以爲害人,好之者以其爲人,今留傳民間爲不知者所用之。

偉南作爲生活在三線城市的創業青年,已經創業三年有余,事業卻不見得有太大的起色,反倒當初一同創業的同窗好友,一一遠去,留下他守著這苟延殘喘的公司。今日,偉南經過了一天毫無用處的跑業務以後,拖著疲憊的身軀,穿著那已經被汗濕透了的襯衫,回到了那心中唯一寄托:家。這套房子,是全款買的。這筆錢是在他創業初期,父親在工地出事,不幸去世,工地賠的。當初那筆錢本還剩下不少,如今卻被偉南創業基本虧損完了。這套房子是他最後的底線!

剛進門,黯淡的燈光映著飯桌,飯桌上的幾個小菜沒有熱氣,只是靜靜地擺放在那,不遠的地上還多出一把偉南從未見過的黑傘。母親正趴在桌子上小憩著,又或者,只不過是等到睡著了。聽到偉南回來的聲音,母親驚醒。“你回來啦!哎呀!你看這菜都涼了,這天氣也真是了,天涼菜也涼得快,我去給你熱熱。”母親自責地說道。偉南急促地走向自己的房間,丟下一句“我吃過了”,就進了房間。母親也沒再說什麽,單手捧起飯碗,自己一個人就著涼透了的菜吃了起來。菜就算是涼了,依舊可口,母親的手藝可是練了好幾年的。自從偉南他爹去世,偉南就沒讓她再怎麽操勞過,她閑來無事就煮菜,可惜偉南並沒嘗過幾頓。雖說母親年近半百,可臉上的皺紋卻沒多少,只有眼角處有幾絲如柳絲般的細紋。

收拾完飯桌,母親呆滯地坐在飯桌旁,沒人知道她內心的想法。許久,母親終于開口道:“我願意。”黑暗中不知何處傳來一道聲音回:“好!”

次日,偉南早早便起了身,卻沒看見母親做好的早餐。他也不介意,畢竟就算做了也只是匆忙吃幾口,沒有做最多也就出去隨便吃點罷了。剛到公司,就看到幾個年輕人在公司門前有序的站著。偉南尚未開口,其中一個人便先說道:“王總,您好,我們是來應聘的!”偉南感到詫異,公司的確正在招人,可給出的待遇實在算不上太好,怎麽會突然一下冒出好幾人來應聘呢?先前說話那人似乎知道偉南在想什麽,又開口:“噢,王總,不好意思,我們的確沒投過簡曆,只是臨時看到您這提供的工作很適合我們,所以就來了。”“那好,你們稍等一會,人事部的還沒上班,所以還是我來給你們面試!”偉南心中雖然還是有些不解,但是總的來說還是驚喜的,畢竟公司缺人已經很久了。接下來的事簡直順利得不可思議。這幾人不僅面試的是公司缺的關鍵崗位,並且自身的情況、簡曆完美符合條件,就像這些職位是爲他們量身打造的一般。對于薪資待遇他們暫時接受,但以後公司發展後必須提高待遇。偉南當然是滿口答應,他相信肯定有那麽一天的!當天下午,這批人就立即拎包入職了。

看到公司情況的好轉,偉南的心情終于是好了些。于是,他今天早早回到家中,想嘗嘗母親的手藝!剛推開門,母親又是趴在桌子上休息著,可是桌子上並沒有煮好的飯菜,只有擇到一半的青菜,旁邊還靠著一把紅花紋邊的黑傘。偉南上前輕輕拍醒了母親:“媽,起來了。”母親緩緩睜開雙眼:“啊,偉南回來啦。你看我這身子,剛開始准備煮飯就累得睡著了!你等著啊,我這就去炒菜,很快就好!”偉南已經很久沒有這麽靠近母親了,這時他才看到,母親的額頭已經有了幾條皺紋,眼角的皺紋更是如深壑一樣了。“不用了!今天我帶您出去吃好的!”偉南一把摟過母親。母親笑了,雖然笑得有些微弱,她站了起來:“偉南,好久沒看你這麽高興了,是不是公司那邊好起來了啊!”“對啊,我跟你講,今天來了幾個超優秀的同事,那叫一個厲害啊……”

公司平緩發展了幾個月,雖說情況有所好轉,卻不見得有太好的起色。正當偉南一籌莫展之時,一條消息把偉南難住了!公司剛接了一個大單,但是開始卻需要一大筆錢進行周轉,可如今公司哪來的那麽多錢啊!但是這單可是大客戶,做成了這單,可以說公司就算進入高端市場了!這樣的機會可遇不可求,錯過了,恐怕很難再遇得到了。偉南想了好幾夜,最終一拍腦門,咬牙決定,把房子賣了當做資金,再租房子給母親住就好。偉南決定好了,跑回家中,看到母親趴在桌子上睡著了,一把充滿著紅碎花圖案的傘靠在她身旁,桌上斜放著房産證。窗邊的陽光映射在母親那半頭白發上,多少有些淒涼,或許是偉南太久沒回家了,並沒有注意到這些。偉南連忙拍醒母親,但是拍了好幾分鍾母親才有反應!母親看到偉南,嘿嘿地笑了一聲:“偉南啊,你看我,看個房産證都能睡著,我在想著這可是老伴留給我們最後的東西啊,上面居然還寫著我的名字,真是的!”偉南見此趕緊插話道:“媽,我公司正缺筆錢,我想把這套房子賣了,先委屈你在租的房子裏住一陣,等公司賺了大錢,我立馬買新房帶您去住!”母親似乎料到了一般,在偉南說到一半時就把房産證推到了偉南面前:“拿去吧。”

隨後的近一年裏,公司運作越來越順利,也吸引了不少人才,客戶也是越來越多。相應的偉南也更加忙碌了,甚至有時都是在公司睡,家都沒空回。就這樣,公司基本步入了正軌。偉南認爲這正是之前挨苦所換來的,上天正在照顧他呢!公司一步步向大公司的行列邁進時,偉南的家中卻出事了!偉南母親還沒住上偉南買的新房子,就去世了。照醫生所說,母親是年老而死,無病無痛。葬禮那天,下著大雨,偉南拿著家中那把通紅的傘,時而平靜,又時而抽泣,頭上似乎有風輕輕撫摸著他,像極了母親小時候摸他的頭。

時間又過去了半年,公司沒有進入大公司的行列,反而節節衰退。首先是公司員工不滿待遇紛紛跳槽,接著公司的大客戶不知爲何紛紛被人挖牆腳。丟失了大客戶的公司,漸漸淪落爲中小型公司。

而那把紅傘在葬禮後不久,變黑了,轉而消失了,沒人知道它去了哪。但是重新見到它的人,聽到的第一句話一定是:“我可以幫你的孩子解決苦難,但是得付出代價,甚至是你的生命,你願意嗎?”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尋夢
  • 上一篇
    2019-07-08
  • 下一篇
    2019-07-08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