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踏歌尋夢

玉蘭花開

文章來源: 《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報》第334期 作者: 18金融管理學徒1班 思緒 圖片來源: 報社: 2019-05-06
    增大字體減小字體字體大小
  • 打印此文
  • 關閉此文

看到她的第一眼,我就舍不得松開手了……

九歲那年半夜,門口的玉蘭樹下傳來嬰兒啼哭的聲音,吵醒了我。阿娘出門查看,抱回來了一個髒乎乎的女嬰兒。我湊過去看她,圓圓的臉蛋上還有哭過後的紅暈,亮亮的眼睛還泛著淚花。我伸手從娘手裏抱過她,她好柔軟,柔軟到接近脆弱,我發誓我要好好保護她。看到她的襁褓裏落有一片潔白的玉蘭花瓣,原來,已經入秋了。爹娘在屋裏竊竊私語,天亮後,他們決定要把嬰兒送走。我緊緊地抱著她,阿娘歎了口氣,“也好,以後你就多了個妹妹作伴。”

既然是被抛棄在玉蘭樹下,像花瓣飄落地面似的,那就叫小花吧。就這樣,小花被留了下來,成了我妹妹。

從那天起,我就和小花形影不離。爹娘下田種地的時候,我去山上撿柴火、割草,回家煮好飯給爹娘送去田裏。每一天,我都背著小花,這樣一天天過去,她在我背上長大了。她會爬了,會走了。我去放牛的時候,一手牽著牛繩,一手牽著她,慢慢走在長滿雜草的小山坡上。她走幾步就會伸著她的小手說,“哥哥,背我。”每當太陽落山的時候,我就背著小花,牽著牛,一路聽著小花叽叽喳喳,慢慢地走下山。

春去秋來,小花長大了。她愛吃玉蘭花蒸糕,愛撿玉蘭花瓣放在床邊聞香,也喜歡坐在牛背上,每天幫我把飯送去給爹娘。看著她長大的日子,是那麽的幸福且美好。

那一年,我十五歲,小花六歲。她出生在戰亂時期,都是在躲避戰亂的日子裏度過。頭一次看到別人家娶新娘,她興奮地對我說,“新娘子真好看,我要當哥哥的新娘子。”那一刻,我的心中泛起漣漪,我對她既心疼又愧疚。我摸摸小花的頭,“傻妹妹,你還小,長大了才能當新娘子。”小花,哥哥會好好保護你,等你長大。

夏日裏,村裏征兵,我雖然才十五歲,但也要上戰場打鬼子。娘說“總要有人去打仗才會太平。”所以我收拾好了行李,劈好了柴,給老牛加滿了草,做好出發前的准備。小花雖不懂我要去哪裏,但一聽我明日就走,不禁哭得像只花貓。我哄她說,等下雪了我就回家,她才不哭。小花自己不會綁頭發,娘又忙,于是我把她的頭發剪到齊耳。

淩晨,小花還在睡夢中,我拿蒲扇輕輕給她扇風。只覺得,若讓我再多看她圓圓的小臉一眼,我都舍不得走。直到天微亮,我才悄悄走出家門,玉蘭花還沒開。等打完仗,我再給你做玉蘭花蒸糕,小花,你要快點長大。

只是戰場無情,每天都是槍林彈雨,到處炮火紛飛。雖然我也想念家,想念我的小花,可我更想殺光鬼子,讓村裏人不再一聽鬼子來了就拖家帶口躲到後山,這樣才能夠讓我的小花得到更長久的安穩。只是,我好像等不到以後了。8月13日,淞滬會戰,當刺刀穿過胸膛的一瞬間,我仿佛看見了家鄉玉蘭開遍,仿佛看到了小花在樹下撿起了玉蘭花瓣放在鼻尖輕嗅。那一刻,我仿佛也聞到了玉蘭清幽的花香……

11月12日,玉蘭花瓣終在寒冬來臨前落盡,似在爲抗戰失敗,上海淪陷而凋零默哀。

那一年,1937年,一寸山河一寸血。我終是保護不了我的家人,也沒能等到我的小花長大。更沒有看到玉蘭花開遍上海,再爲她做上一份她最愛的玉蘭花蒸糕……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尋夢
  • 上一篇
    2019-05-06
  • 下一篇
    2019-05-06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