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青蘿漫談

從孔子的幽默中體味另種情懷

文章來源: 《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報》第333期 作者: 李建林 圖片來源: 報社: 2019-04-19
    增大字體減小字體字體大小
  • 打印此文
  • 關閉此文

我們讀四書五經,看聖賢故事,常常讀到孔子的至理名言,都知道他有著常人難以比擬的聖人情懷。但是,從一些只言片語和小故事中,我們也能發現,孔聖人其實也是個有血有肉的凡人。在面臨各種壓力之下,他能幽默以對,更能安貧樂道。這種幽默情懷,對我們當下日益增強的生活壓力和過快的生活節奏,應當有很好的舒緩作用。特別是對我們追求“詩和遠方”的精神境界,更有很好的啓迪作用。

孔子的幽默,體現在他敢于自我解嘲。《論語》中,孔子的很多話都具有幽默色彩,如“割雞焉用牛刀?”“已矣乎!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。”“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牆不可杇也。”等等。這些話,其實都是他與弟子們的玩笑話,被記錄下來便成爲經典笑話。《史記·孔子世家》記載,周遊列國時,孔子聽到有人形容自己雖然長得像古代的明君賢相,但更像一條喪家之狗。孔子大笑說,形容我的相貌像明君賢相未必准確,但說我像一條喪家之犬,准確極了。孔子並不端著架子,敢于正視現實,敢于自我解嘲,這樣的人格情懷,才會有幽默的力量。而幽默的力量,又足以化解現實的沉重和悲傷,使他從容不迫地面對千難萬險。《論語·先進》記載,當孔子一行在匡地被圍困時,他得意弟子顔淵掉了隊。待顔淵趕到後,孔子喜出望外,但他並無責怪,反倒幽他一默:“顔淵啊,我還以爲你死了呢!”顔淵也幽默以對,笑答:“您還活著,我怎麽敢死?”這一來一回的幽默,一方面把師生之間純真的感情很自然地表達出來,另一方面,也讓我們看到孔門師生笑對人生困境的勇氣。

孔子的幽默,還體現在他的安貧樂道。誰都不想過貧賤的生活,但是有時人生很無奈,也很無常,貧困、貧賤是難免的。孔子認爲,即使這樣,也應該做一個快樂的人,正所謂:“貧而樂,富而好禮。”孔子最欣賞的學生是顔淵,他欣賞顔淵“一箪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,回也!”顔淵樂的是道,樂道就是在精神生活中得到滿足。顯然,孔子更重視精神生活,因爲物質性的滿足,給人帶來的快樂非常短暫,而精神性的滿足,給人帶來的快樂卻是十分悠遠的。所以,孔子對物質生活要求是很低的,“君子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。”“飯蔬食,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”吃不飽,寢不安,甚至用手當枕頭也無所謂。因爲簡單的物質生活,使人省出更多的時間和空間來滋養心性,與高尚的精神相伴。

當前,在追求物質生活、快節奏生活日益成爲人們日常主流生活境況時,學習和借鑒一下孔子的幽默豁達情懷,寓教于樂,安貧樂道, “不戚戚于貧賤,不汲汲于富貴”,讓生活多點輕松,讓步伐等等靈魂,讓精神有更高安放。這,應是我們教育工作者的一種情懷追求。

分享到
18.2K
青蘿漫談
  • 上一篇
    2019-04-19
  • 下一篇
    2019-04-19
返回頂部